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我对大海有天生的幻想和迷恋,觉得自己是被迫上岸的鱼,拔去了尾巴和鳞鳍,也失去了呼吸的能力。说起来可能很绝情,我不常想念家乡,却往往渴望大海,海水是世界上最令我安心的东西。


可惜我不能在水里活,那么我希望能在海中死去,大海,蓝的,绿的,金黄的,鲜红的大海。


我想死在海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