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她去洗澡,站在泛黄的瓷砖面上调水。喷头水流稀疏,好似疲惫的秋雨,零零散散落在地板。她微垂下头,长发披挂,是把脆弱的帘,眼神清简无言,细白手指间水珠滑过,在指尖匀出青白的粉光。

我的痛苦是悬崖上的星。

用你的双眼去感受痛苦吧。去感受黑暗的压抑,高空坠落的恐惧,深夜街头混乱纷杂的灯光。用你的身体去感受痛苦吧。去感受刀尖的凌厉,骨肉的脆弱,在万米下海底窒息的恐惧与慌张。用你的心灵去感受痛苦吧。去感受无处容身的疲惫,对自己才能匮乏的迷惘,一根被踩灭的烟头里的黯淡与绝望。去感受痛苦吧,感受哭泣,尖叫,静默的泪水,仇恨,茫然,遥远的灯光。


去感受痛苦。


然后写作吧。

每日在黑暗中沉沦、沉沦,很爱很爱,但是没有力气。

想着总有一天能去死的,我就这么活了下来。

我好想要死掉。

在即将到来的八月里,盛夏的阳光从焦糖布丁的气息中蒸腾而起,垂落颊边的鬓发被汗水浸湿,散发着冰冻奶茶腻软的碎香。裙边蹭着地,蹭着小腿肚上的绒毛,蹭着南城青砖缝隙里的青苔,蹭着乌篷船下粼粼的水光。在即将到来的八月里,丝绢扇面摇晃出燥热的夏风,红漆的屋檐脱色,碧绿的爬山虎静静匍匐在白墙上。



在即将到来的八月里,世界一片寂静。


然后,少年与少年从梦中醒来。

我分明地知道这些不眠的夜晚会让我丑陋,不堪,懈怠,疲惫,但我就是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一夜夜,直到黎明。

我想要的其实不是死亡,我想要消失。我想要有那么一个按钮,按下去我的人生就被抹消。我从来没出现在这世界上,所有痕迹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人记得我,不会有人提起我的名字,没有人爱我,没有人为我的不存在而哭泣。


我想要消失!好像一滴水,一堆雨气,一小份风干的泪水!快快乐乐,轻轻软软地,就从这世界上消失掉!啊!好想成为海!哪怕!哪怕是成为一滴海水的千万亿分之一!如果这也不行!我想在海里死去!


好想在海里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