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越往前走,越意识到自己的贫瘠和匮乏,越是知道宇宙广阔无垠,我是无数光点中最微小的缩影。

有时我会困惑,我不过就是想要快乐而已。

但其实我知道,快乐正是永恒的难题。

道歉,原谅,成全,不是掉了身价的事,无理的愤怒,随便的眼泪,苛求和斥责,这些才是。


我不再迫切地需要源源不断的糖分的供应了。


我不再迫切地需要那些伪造的虚假的快乐了。


我正在一天天变好起来。


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站在树下等待的时候,一个胖胖的,高大的小男孩,带着一阵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铃声,慢慢地,晃悠悠地走过去了。


像骆驼一样。


雨季里,我拎着伞,看见沙漠经过眼前。

这世界上有一万个美丽,闪耀,不矫揉造作的灵魂。


不是我,它们都不是我。

我祈祷有人爱我,又害怕有人爱我。当没有人爱我时,我为自己不被爱而难过哭泣。当有人爱我,我反反复复地怀疑和思考这份爱的真假。当我发现这爱是真的,我于是恐慌自己究竟能否与这份爱相称。最后我对此加以否定,我开始日夜担忧自己何时会失去它。

我承受不了爱的重量,也抵抗不住孤独的痛苦。

飞翔的鸟的话,会不会有一瞬间,只有那一瞬间,认真地想象自己摔死的样子呢。

#。#



我想要爱你
像爱一棵
枯死的老树
我望着你黑褐的枝丫
我说
树啊
你站在这里
你站着生
站着死

我想要爱你
像爱一把
燃尽的柴火
我翻搅你沉寂的灰堆
我说
火啊
你烧在这里
你烧了生
烧了死

我想要爱你
像爱一个
迷路的旅人
我挽着你疲惫的手肘
我说
我爱的人啊
你留在这里
你陪我生
陪我死


我想要爱你
像爱这个
无力的自己
我抱着我干枯的臂膀
我说
我啊
我这样爱你
我爱着生
爱着死


E.

想要迅速地,飞快地死去,就在下一秒,就在原地,穿着我最好看的裙子烂在淤泥里。在我的头发还没干枯,脸颊依然光滑,身体没有锈死之前,在我未尝破灭一切希望,丢弃所有光芒之前,让我快点死去吧。让我就这么,这么仰望着天堂,落进地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