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她从熙攘的人潮中探出头来寻找她的时候,就像荒原上的土拨鼠昂起头寻找着生路。

她小小地惊叫一声,受惊的眼睛里圈出半层水波,好似什么过分羞怯的幼年动物。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儿,她柔软的黑发又直又脆,她梳理它们,好让它们永远像大片抽丝的绸缎般落到后背和肩膀上。她是那么轻,那么浅,白裙子,透明的雨伞,她伸出莹莹的指尖,停在距离你一公分的远方。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皮下飞蝶,骨里生花,温暖的泉水,坚冷的宝塔。她天真又执拗,哭得可怜兮兮,拿刀划你的脸颊。她眼角比鲜血殷红,掌心比刀刃冰凉,泪水滚烫烫,嗓音是珍珠的碎屑。叫人心疼的小女孩儿啊,她怎么就不能相信你爱她?她非要拔出你的舌头,掏出你的心来看,看完又摔在地上,摔碎了又拾起来咽下去。她担惊受怕,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她哪相信什么爱呀?这世上哪有爱呀?哎呀呀,小女孩儿啊,小女孩儿呀。

请采玫瑰回来

#啦。#



请采玫瑰回来
插进我胸口吧
请你爱我
请你爱我
请采玫瑰回来
碾碎在脚尖吧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求你




E.

凌晨两点坐在阳台上玩六边形消除的小姑娘

#啦。#


我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而我不是你的天使
穿十块钱三双的袜子
在夜里为你写诗

我不爱你
我认真地讲
你不爱任何人
你认真地讲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那么你会下雨吗
我会下雨吗
我们会下雨吗

我需要一只鱼
再有一盆水来淹死它
我需要一盏台灯
再有一阵风来吹灭它
把楼上尖叫的女人推下去吧
开花吧
春天来啦

谁会爱你呢
我亲爱的小姑娘
他们只想要你乳。房上的纹身
不想要你磨砂的灵魂
世上没有爱
我说
没有爱
——但你仍要相信它

给我一把电锯吧
让我锯开脑袋
从里面掏出月亮来
你把这月亮吃下去
撕烂它像撕烂一只蝴蝶
我亲爱的小姑娘
月亮也不会下雨
吃下它的你却开始下雨了
为什么呢

没有什么好说
我同你讲道
这没有什么好说
我是一个长大的诗人
诗人长大了
就不再是诗人了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你的袜子湿透
没有太阳来晒
我的皮筋断了
于是我扯掉所有的头发
它们堵在下水道口
没有美人鱼爬上来




E.

噩梦歌

#啦。#



苍蝇和蚊子飞进嘴
蛋糕上的樱桃在胃里发霉
七条腿的蜘蛛爬满胸部
镜子里的少女问我是谁


大货车碾过两脚
飞翔的瞬间发现自己不是小鸟
溺在水里看见海豚舞蹈
生蛆的头颅亲吻我的嘴角



E.

如果我
是雨中的绿叶
在清澈的午后跌落树梢
那么我祈求你
是傍晚透明的风
吹过泥泞路径
吹过挟露枝丫
在晚霞离去的瞬间
在天空破碎的瞬间
在那个瞬间
拥抱我


碾碎我

[原创]感冒会死人吗

#啦。#



她站在天台打电话,“我觉得我就要死了。”对面关切问她,“怎么了呀?”“我感冒了。”她说。说这话时带着一点沙哑的鼻音,好像病重的老狗。她手里神经质地剥着自己的指甲油,小块碎屑间或掉在地上。


“感冒怎么会死人呢?”电话那头的少女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乖,多喝点热水,好好休息。”


“嗯。”她沙哑地应,天台风大,她听着对面挂了电话。


楼是不高的楼,下课了,人群拥挤着朝不同的方向涌去。她请了假,咳嗽着在假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多喝点水。”辅导员也是这么说着撕下她的条子。办公室窗帘拉开,阳光拥挤,已经连着晴了好几天了。


她又看了一眼楼下,心里没有恐惧,她转身回到宿舍。


舍友们不在,她们约好一起出去吃饭,灯亮着,桌面上的小化妆镜冷漠地反着光,还有凉透的午饭。她坐下,盒装饭盒的盖子内部镶满了水珠,一揭开就凝成大颗骨碌碌滚到边缘。米饭夹着生,肉片放了太多油,她把它们一口口咽下去,忍住呕吐的欲望感受嚼过的食物软绵绵滑进胃里。她太久没有吃饭了,饿过头的肠胃抗议地抽搐。窗户没有关紧,吹起后颈一片干燥的凉意,但阳光又是那么好,看上去那么温暖,虚假的,冬天的阳光。


她把吃完的饭盒丢进垃圾桶,站起来去架子上一整排书后面翻她的药,抽出来时用劲过大,最近读的那边小说啪地砸在地上。她弯腰去捡,袖子扫过桌面,最后一瓶感冒口服液也砸在地上。


蓝色玻璃碎片水花一样四处飞溅,不知那么小小的一个瓶子怎样就能碎成这么多块。深棕色药液染到书封上,印刷的美丽女人眼角落下一颗痣,她拿纸巾去擦,于是它又拖出长长一条尾巴。


她沉默地清扫了地板,把空的药盒同玻璃的尸体都扔进垃圾桶——它很快就满了。


她爬上床,躺着,而后闭上眼睛。


一辆摩托车呼啸着飞过去了。


接近傍晚,很好的阳光变成甜腻的橙色,她看不到这些,与黑却又隐约透着光的视野一起感受到的,是不间断的所有细微声响。她听见楼道里有人经过,隔壁的洗衣机在旋转,一只鸟拍打着翅膀掠到窗边。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听见感冒的人特有的那种像是堵住的下水管道一般的呼吸声,她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听见骨骼在一寸寸发出老化的响动。她睁开眼睛,把枕头边上的体温计夹到·腋下,又再闭上眼睛。


她依然没有睡着,那些平日里仿佛并不存在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干扰着她,攥住她的脖子,逼迫她将思绪置于清醒的牢笼中。橙色的太阳融化了,橙色的路灯亮起来,夜晚将要到达了。


她忘记了还夹在胳肢窝里的体温计,坐起身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那细小的玻璃棒子从衣袖间跌落,断开,水银滚进地板瓷砖的缝隙中。


天黑了。


她踩着梯子从上铺下来,铁质的架子上防滑垫已经有些松动了,她胃部一阵绞痛,把身子的重量全都惶恐地压到最后一节楼梯上,然后塑料垫子猛地挣脱出去,她也一脚踏空,狠狠摔在地上。


前几天楼下的姑娘上来敲门,恶声恶气地抱怨她们拖动凳子时发出的声响太大,吵到她背诵英语。也不知到底是不是错觉,她好像听见姑娘在地面之下烦躁地大声骂了一句。


她不去想,她只觉得很疼,脚踝处迅速肿了起来,不红,太难看了,就像一个长坏的土豆。右手掌心扎进一块刚才体温计的碎片,她用另一只手把它拔出来,只流了很少一点血。


她狼狈地站起身,等身镜贴在门后,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面色蜡黄,并不是病弱美的那种苍白,而是真正丑陋的病容。头发乱七八糟积在头顶,是废弃的柴火堆似的枯萎模样。手上的指甲油剥掉一半,因为脚踝的疼痛而歪七扭八地立着。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镜子里的她回了一个快要死去般的憔悴神情。


她头昏脑涨,眼前发黑,喉口撕裂地疼,鼻子又红又肿,被不那么柔软的便宜餐巾纸擦拭太多回,挂着些许褪皮。她心神俱疲,大脑仿佛被人两手握着用力反拧。她走了几步,拿起沾着药剂棕色的扫把,把体温计的碎片处理干净。她怎么也弄不出来夹缝中的那些水银,只好把窗户又开大了一些。


她又整理了桌子,椅子和衣柜,然后她梳头,化妆,拿着手机一瘸一拐地走上天台。


她一边走一边打字,很快就打完了,她把文件保存在桌面上。她打开天台的门,先拍了一张照,又走了一步,又拍了一张照。她走到了栏杆旁边,楼不高,但是头朝下就没问题了。她把手机放在地上。


可它响了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拿起,滑开了接听,“喂?”对面的少女声音里飘着笑意,好像小鸟在广场上蹦跳。“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在你宿舍底下,你来拿一下好不好?”


“好。”她干涩地回答。


“你感冒好点没有啊?”


“好点了。”


“可是你听上去像是要死了一样。”


“感冒怎么会死人呢?”她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她挂断了电话,转身准备离开。


还没有跨出一步,她突然无力地蹲下身,嚎啕大哭起来。






END.

睡不着,起来开了灯,听着歌一首一首画画。
窗外突然有人放起了烟花。

一个人坐在烧烤摊等奶茶,背后的座位上一男一女正在交谈。女人说,我等下要走了,你自己在这坐一会儿?男人回答,不坐了,一个人有什么好坐的?

她是最好的。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