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白色。

伤心的时候就看看太宰治
虽然不会让我变开心起来
但能让我觉得
我的伤心是再普通不过的


我想要于你眼中保持亘古不变的甜美纤细,温柔善良。我害怕叫你知道我所有蹩脚的痛苦与不安。我越是狼狈,越想在你面前做到最好,越是挣扎,越是无法坦白自我。我是多么卑鄙无能,脆弱不堪啊,我捧出我所能捧的,最为明亮鲜丽的东西,欺骗你,渴望成为你的特殊。我希望我永远为你所爱,如果没有,那么我希望成为你爱的模样。

发病。

有时候我以为我倦了,淡了,怀着终于到来的困意要沉沉入睡了。但每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就顿觉眼前明亮,心口明亮,爱意是旺季野草,蓬勃地在脑中发生。啊!太宰治!他就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人生之灯!苦海之舟!我爱他似爱一个幼童,一位智者,一朵花,一阵风,一片沼泽。老天在上,没有谁能否认我的爱意,我自己也不能够,我甚至自大地以为,哪日不再爱他的我,已经不能算做是一个我了。

直到我意识到我又再次梦见它之前,我都以为我已经怀有将其尽数忘却的勇气了。

过于沉默而热烈的爱是会让人感到恐惧的,我时常害怕自己爱你太过,至于招来厌恶。请你相信我始终是无有私心的,我渴望为你付出一切,而恐于从你那里得到什么。

我不愿意打扰你的生活,你的容纳会让我惊慌失措。我不要你同我爱你这般疯狂地爱我。我比这要贪心得多。我要我的爱成为你生命中熟稔的一部分,我要你时刻明白,我的爱是很安静,很安静的。

人生就是这样。水面上的浮光,电饭煲里的紫菜汤。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都是要谢的,全都是要谢的。

没有什么话好说
我同你讲道
这没有什么话好说
我是一个长大的诗人
诗人长大了
就不再是诗人了


我是依然会很爱你的,比爱喜马拉雅山顶的雪多一点,比爱威尼斯淹没的城镇少一些。我会像宠溺一只毛绒绒的,麦子色的小猫一样宠溺你。揉你耳朵的时候,小心而紧张地,希望不被你拒绝。

我是依然会爱下去的,或许这爱会随着日历上灰尘一毫米一毫米的堆积而一微米一微米地减少。但请你相信,我绝不会回你的消息晚过浇灌阳台那丛火红的月季花,我始终是非常,非常爱你的。

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