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想要迅速地,飞快地死去,就在下一秒,就在原地,穿着我最好看的裙子烂在淤泥里。在我的头发还没干枯,脸颊依然光滑,身体没有锈死之前,在我未尝破灭一切希望,丢弃所有光芒之前,让我快点死去吧。让我就这么,这么仰望着天堂,落进地狱吧。

“他疯了。”
“不,他住在星星上。”

死亡诺曼底

#啦。#


将我杀害
把我的尸体埋葬在田野里
像个诗人一样
为我写一首诗

插上竹竿
披上穿旧的黑外套
晚春来临
替我带半碗清水

麻雀停落在我鼻尖
不要将它赶走
杂草从我腹部生长
不要将它拔去
雨点冲走我面上的泥土
打碎我裸露的白骨
欺骗他人
“那不过是只被晒死的野猫”

将我杀害
把我的尸体丢弃在荒原上
像丢弃一张
破旧的草席

别来看我
拿走我的衣服和我的眼珠
来看我
不要叫我知道

将我杀害
在冬天里将我杀害
看见冬天
就要想起我

看见诗人
要想起我
看见草席
要想起我
看见死亡
要想起我
看见你
要想起我

将我杀害
把你自己葬在我身旁




E.

如果有一棵树在冬天悄悄地死了一下下,却没有人发现,那它该有多伤心呀。

他说,你不要想着死掉,好不好。

他不知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被迫从梦境里挣脱出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懦弱和渺小。我自私又残忍,血淋淋拎着一份虚假的清高。我张口不敢言,抬眼不敢瞧,拾脚不敢迈步,举刀不敢下划,恨拿不出力气,爱又太过用力。他不知道。他只说,你不要想着死掉,好不好。我太过敏感,也太在乎自己了。他说一句话,我就悄声无息地碎在那里,抖一抖化成一摊污泥。

我爱你,我爱你。我手抓着喉管里的荆棘,脚踩着心脏残破的碎片,我爱你。我用脚趾揉你的头发,也跪下去亲吻你的足尖,我爱你。我引诱你,又抛弃你,我掌控你,也服从你,我咬下自己的嘴唇,我挖出自己的眼睛,我碾碎枯败的身躯,我焚烧不堪的灵魂。我不顾一切,紧抱着绝望消逝于此,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

她从熙攘的人潮中探出头来寻找她的时候,就像荒原上的土拨鼠昂起头寻找着生路。

她小小地惊叫一声,受惊的眼睛里圈出半层水波,好似什么过分羞怯的幼年动物。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儿,她柔软的黑发又直又脆,她梳理它们,好让它们永远像大片抽丝的绸缎般落到后背和肩膀上。她是那么轻,那么浅,白裙子,透明的雨伞,她伸出莹莹的指尖,停在距离你一公分的远方。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皮下飞蝶,骨里生花,温暖的泉水,坚冷的宝塔。她天真又执拗,哭得可怜兮兮,拿刀划你的脸颊。她眼角比鲜血殷红,掌心比刀刃冰凉,泪水滚烫烫,嗓音是珍珠的碎屑。叫人心疼的小女孩儿啊,她怎么就不能相信你爱她?她非要拔出你的舌头,掏出你的心来看,看完又摔在地上,摔碎了又拾起来咽下去。她担惊受怕,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她哪相信什么爱呀?这世上哪有爱呀?哎呀呀,小女孩儿啊,小女孩儿呀。

请采玫瑰回来

#啦。#



请采玫瑰回来
插进我胸口吧
请你爱我
请你爱我
请采玫瑰回来
碾碎在脚尖吧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求你




E.

凌晨两点坐在阳台上玩六边形消除的小姑娘

#啦。#


我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而我不是你的天使
穿十块钱三双的袜子
在夜里为你写诗

我不爱你
我认真地讲
你不爱任何人
你认真地讲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那么你会下雨吗
我会下雨吗
我们会下雨吗

我需要一只鱼
再有一盆水来淹死它
我需要一盏台灯
再有一阵风来吹灭它
把楼上尖叫的女人推下去吧
开花吧
春天来啦

谁会爱你呢
我亲爱的小姑娘
他们只想要你乳。房上的纹身
不想要你磨砂的灵魂
世上没有爱
我说
没有爱
——但你仍要相信它

给我一把电锯吧
让我锯开脑袋
从里面掏出月亮来
你把这月亮吃下去
撕烂它像撕烂一只蝴蝶
我亲爱的小姑娘
月亮也不会下雨
吃下它的你却开始下雨了
为什么呢

没有什么好说
我同你讲道
这没有什么好说
我是一个长大的诗人
诗人长大了
就不再是诗人了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你的袜子湿透
没有太阳来晒
我的皮筋断了
于是我扯掉所有的头发
它们堵在下水道口
没有美人鱼爬上来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