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他不愿意在任何人的掌心里起舞,也不愿意为任何人祈祷。他不愿意去看任何一个路过他门前的人,也不愿意让任何人推开他的窗。他爱着,或者不爱的人,都是火焰吞噬后留下的虚妄,在这光怪陆离的城市一隅,他不再为任何人而歌唱。即使有谁挂起麻木的笑容,敲敲他的玻璃,请求一个夜晚的温暖,他也只是闭着眼拉起他的帘子,躲进密不透风的沉默里,颤抖着,颤抖着,就忘记了太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