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雾气照亮你坟头的墓旗时,你会在想些什么呢?

是在等待乌鸦残食你的躯体,还是在期望死神收割你的灵魂?

教堂的第十一下钟声还没有敲响,亡灵轻笑着漂浮在斑驳的十字架上。渡河的船夫立于湖水中央,纤长的撑杆荡漾出混沌的水波。

再一会,只有一会。

你就要离去。

但是乌鸦泯灭了你的躯体,我便找不到归家的路。死神带走了你的灵魂,我便无力守候下一个明天。

于是我只能在你墓前的黑旗上徘徊,迎着透过薄雾的阳光饮下腥涩浓稠的鲜血。

但是再一会,只要一会。

教堂的钟声总会响起,摇曳的旧船会带着你抵达河畔。

而你,我亲爱的,只需要安静地迎接下一次新生。

我在这里。

我会一直在这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