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深夜的车道,等距路灯一盏接一盏地朝前掠去,仿佛一个永无止境的迷宫,一切都不相同,可一切也都不曾改变。耳机里万物喧闹非常,但世界是冷静的,冷静而且冷漠,只有叫嚣的汽车飞快经过车窗,迷茫的月亮始终挂在天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