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站在树下等待的时候,一个胖胖的,高大的小男孩,带着一阵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铃声,慢慢地,晃悠悠地走过去了。


像骆驼一样。


雨季里,我拎着伞,看见沙漠经过眼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