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喵了个唧小水晶°
赞美你。


她喊每一个人,亲爱的,温柔婉转,喉咙里铺满月光。她额角的疤也是小小的,红彤彤的,无数次抠破又结痂,像颗沉甸甸的石子。她要开始歌唱了,飞鸟从她唇齿间跃出来,嘴里衔着湿漉漉的白玫瑰。她扬一扬手,深海里浮上群群蝴蝶,最明亮的那只停落在她发尖。

她咬着一个颤抖的音符,似乎是咬着白云的碎片,她嚼碎了星辰的磷粉,彩虹在她双眼中燃烧。

而后水花吹着号角,从她脚下出征。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