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他说,你不要想着死掉,好不好。

他不知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被迫从梦境里挣脱出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懦弱和渺小。我自私又残忍,血淋淋拎着一份虚假的清高。我张口不敢言,抬眼不敢瞧,拾脚不敢迈步,举刀不敢下划,恨拿不出力气,爱又太过用力。他不知道。他只说,你不要想着死掉,好不好。我太过敏感,也太在乎自己了。他说一句话,我就悄声无息地碎在那里,抖一抖化成一摊污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