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凌晨两点坐在阳台上玩六边形消除的小姑娘

#啦。#


我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而我不是你的天使
穿十块钱三双的袜子
在夜里为你写诗

我不爱你
我认真地讲
你不爱任何人
你认真地讲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那么你会下雨吗
我会下雨吗
我们会下雨吗

我需要一只鱼
再有一盆水来淹死它
我需要一盏台灯
再有一阵风来吹灭它
把楼上尖叫的女人推下去吧
开花吧
春天来啦

谁会爱你呢
我亲爱的小姑娘
他们只想要你乳。房上的纹身
不想要你磨砂的灵魂
世上没有爱
我说
没有爱
——但你仍要相信它

给我一把电锯吧
让我锯开脑袋
从里面掏出月亮来
你把这月亮吃下去
撕烂它像撕烂一只蝴蝶
我亲爱的小姑娘
月亮也不会下雨
吃下它的你却开始下雨了
为什么呢

没有什么好说
我同你讲道
这没有什么好说
我是一个长大的诗人
诗人长大了
就不再是诗人了

亲爱的小姑娘
伦敦不会下雨
你的袜子湿透
没有太阳来晒
我的皮筋断了
于是我扯掉所有的头发
它们堵在下水道口
没有美人鱼爬上来




E.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