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元旦第二天。

去了新开的麦当劳,城里本来是没有的,这是第一家。排了很久的队,吃了感觉和肯德基没什么差别的午餐。还有一份桶没有上,但在旁边等座位的小女孩儿看上去是那么可怜,于是打包带走,去了隔壁的公园。

是家乡小城里唯二的公园之一,老人们三五成群,坐在福鼎肉片和烧烤摊子前晒太阳,扑克和二胡的声音,小时候我会毫不顾忌地和着那曲子跳舞,现在连上前搭话的勇气都消失殆尽了。

公园靠着家乡的江,叫着江,其实不过是条河。燕江,燕是家乡的名字,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它的全名叫永安,以前叫做浮流村,真是适合它的,轻而安逸的名字。

顺着楼梯下到河滩上去,沙土里埋着建筑废料和麻袋子,水也并不怎么清。但是在这些东西旁边,不知道谁吃了些橘子,拿剩下的皮摆了个“2017新年快乐”的字样。太阳好大,浑身上下都热,明明已经一月份了,还是热得像夏天一样。

坐在那里把剩的餐点吃完,绕了远路,从以前的小学经过,顺道进去看了看。道上原本有个大坑,下雨时盛满积水,我和同学们常要去淌,现在已经填平。门口的小卖部变成了理发店,放学时走的那条路,却依然荒凉而破旧,十年如一日低矮的砖房,麻雀在树梢嬉笑争吵。

顺着路线再走一遍,却被堵在了半道,原本应该要穿过的窄门,似乎是永远地锁上了。

我的家乡,我的家乡。

燕。

希望它城市化得再慢一点,少些无人居住的新房子,希望头顶上的天空,每到晴时还是这个蓝得正正好的样子,路边野花还乱开,卖香肠的阿姨也还来。

终点站是现在就读的高中,我走进教室,拉开了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