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我的青春是夜晚的尼罗河畔一片盛放的向日葵田。

湿润的泥土包裹我蜿蜒的根须,雨点打落我的枝叶。每年春天的时候,河水流过长满青苔的石面来亲吻我的脚踝。

在日复一日的追逐中等待着枯萎的到来。

奔跑下去,仿佛没有停歇。


可对岸的栀子花开了一季又一季,我的向日葵却忘记了衰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