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你曾经的生活就是数学老师头顶上的地中海和国文课本折成的纸飞机。你拉开校服领子,你坐在电线杆下喝可乐,当所有人都指着天空说,看,那只鸟,的时候,你心里想着,艹,那个屌。你看不起这世界,这世界也看不起你。

日子混沌起来可真是要人命,七七八八什么都和在一起炒。还偏偏烧糊了,一面五颜六色五彩缤纷,另一面黑不拉几嘛都没有。还记不记得曾经不小心把自己考卷丢到了地上,你满怀歉意地看了它一秒钟,然后一脚踩了上去。那时科代表的脸真是杰作,挂到印象派画家的展览上都未必有人认得出来。最近那些个莫名其妙的非主流在网络上怎么说来着,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个混蛋。去他妈的,谁丫年轻的时候不是个混蛋。




废掉的伏八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