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写一点点诗,写了也没用,没用也写。
活了好些年,活着也没用,没用还活。


我是依然会很爱你的,比爱喜马拉雅山顶的雪多一点,比爱威尼斯淹没的城镇少一些。我会像宠溺一只毛绒绒的,麦子色的小猫一样宠溺你。揉你耳朵的时候,小心而紧张地,希望不被你拒绝。

我是依然会爱下去的,或许这爱会随着日历上灰尘一毫米一毫米的堆积而一微米一微米地减少。但请你相信,我绝不会回你的消息晚过浇灌阳台那丛火红的月季花,我始终是非常,非常爱你的。

评论

热度(6)